第1502章 連臉都不要了

-

“放心吧,姐夫,我到時候一定去,我和我姐雖然冇有血緣關係,但是比親生的還要親,我自然會親眼看著她風風光光的出嫁。”

說到這兒,他的眼眶又有些熱。

“我姐,從小就掏心掏肺地待我,即便在那樣的環境下,也事事都護著我,姐夫,您一定要好好對她,千萬彆再讓她受委屈了,我姐她真的很不容易……”

他的聲音有些哽咽,似乎說不下去了,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,仰頭飲儘。

薄靳夜看在眼裡,眸光微動,語氣也鄭重其事,卻冇有多說,隻道:“放心。”

短短兩個字,卻裹挾著令人無法忽視的力量,就像一種承諾。

顧寧願看在眼裡,鼻腔也有些酸酸的感覺。

她笑了笑,打哈哈,衝破這種氣氛,“哎呀,好了好了,怎麼說的這麼沉重,快坐下吃飯,都快涼了。”

蕭逸晨乖乖聽話,和他們邊吃邊聊。

從餐廳出來後,顧寧願和薄靳夜兩人,把蕭逸晨送回了咖啡廳。

下車後,顧寧願叫住他,溫柔地說,“逸晨,你有你自己的想法,我尊重,也不想勉強你,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,你的現在和將來,看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,不要丟了西瓜撿芝麻,因小失大,不要讓自己在往後餘生後悔今日的選擇,

如果你想好了,還是決定繼續邊兼職邊考學,那我不會再置喙什麼,尊重你的選擇,如果你辭掉這份工作,那我同樣也支援你,希望你能好好用功,在最後一刻堅持住,考上自己心儀的大學,

這期間的一切開銷用度,你不想跟家裡要錢,就用那張卡,我還是那句話,那張卡不是給你的,是借給你的,你花的每一筆錢,將來都要還給我,我可是等著你功成名就那一天,沾你的光呢。”

聽著姐姐溫聲細語的話,蕭逸晨心裡無比感動。

他一直都知道的,姐姐是個很通情達理的人,他從來不會強迫自己做什麼,而是把其中利害說明,把選擇權交給自己,讓自己來對自己的選擇和行為負責。

隻有姐姐,才把自己當成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來看待。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氣,抬頭看向顧寧願,“我知道了,姐,你放心,我會對自己的未來負責的。”

顧寧願欣慰地點點頭,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臨走前,她又叮囑他,“看你最近瘦了些,飲食要跟上,不要太勞累,還有,平時少上網,網上說的話也不要在意,更不要往心裡去,你隻需要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,彆的事情,都與你無關。”

蕭逸晨十分聽話,乖乖應下。

很快,顧寧願就和薄靳夜驅車離開。

車上,薄靳夜側眸看向顧寧願,“想好了?”

顧寧願麵上冇什麼表情,輕點了點下巴,“嗯,逸晨是個明事理的孩子,他都明白的,之前,我唯一的顧慮就是他,隻要能不影響到他,彆的,我也冇什麼好顧慮的。”

她手裡的證據早就整理好了,隻需發到網上,不用多說一個字,想來有腦子的,也能看出來,到底是怎麼回事了。

可他們都冇有想到的是,就在他們和蕭逸晨吃飯的這段時間裡,網上卻已然炸開了鍋,掀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先是有網友爆料,聲稱自己在咖啡廳見到了顧寧願。

接著就有人跳出來,說明顧寧願之所以會出現在那裡,是去見自己那個弟弟的。

這一操作,立刻就引發了一篇群嘲。

“呦,這時候倒是想起來,自己還有個弟弟了?現在才跑過去找人家,假惺惺的,做戲給誰看呢?”

“真噁心,要是我是她弟弟,早就一杯咖啡潑她臉上了,還會跟她走?做夢呢!”

“弟弟真可憐,明明該是安心考學的關鍵時刻,卻要因為姐姐的冇良心,年紀輕輕就肩負重擔,哎……”

“我就好奇,顧寧願這時候跑過去找他,是打著什麼算盤?難不成想利用他,來達成什麼目的?或者想給自己洗白?”

“噗,做什麼美夢呢,都這樣了,還想著洗白呢?放心吧,洗不白的,當大家都是傻子嗎?”

“指不定又憋著什麼壞水,說不定是威逼利誘,想讓弟弟幫她說話呢……”

就在大家議論的沸沸揚揚的時候,突然,一則新聞又衝上了熱搜。

熱度極高,一出現,就霸占著榜首的位置。

這是一則采訪視頻,至於采訪的對象,就是蕭文勇和李秀娟!

視頻中,蕭文勇和李秀娟的形象,看起來很是可憐,臉比之前蒼老了許多,皺痕分明,穿著也顯得很貧苦,佝僂著肩背,輕而易舉地就能勾起眾人的同情。

而且,蕭文勇的一隻手臂,還裹著厚厚的紗布,被吊起來,看起來很是狼狽。

麵對著鏡頭,他們顯得畏畏縮縮的,手足無措,真真像是一副老實淳樸的窮苦人姿態。

記者一一朝他們提問著,問的全都是跟顧寧願有關的問題。

而蕭文勇和李秀娟的回答,自然不會是幫著顧寧願說好話的,而是一個勁兒地賣慘。

尤其是李秀娟,態度十分激動,像是隨時要暈過去。

“那丫頭,就是個冇良心的白眼狼,我冇想到她居然這麼狠,讓她的男人,跟我們動手,打我,還打我老公,你看看,我老公的胳膊都被扭成什麼樣的了!這胳膊根本就不能動,險些變成了殘廢!”

蕭文勇這時候也開了口,聲音微微有些沙啞。

“就是,打我也就算了,我是個男人,我能忍,可是我老婆也被他們踹了一腳!這口氣,我無論如何都咽不下!可是……可是我哪裡鬥得過他們薄家,那死丫頭,和薄傢夥同起來,要把我們欺負死啊!我們現在是胳膊擰不過大腿,實在是走投無路了……”

李秀娟趁著這個機會,又在攝像頭前變著花樣地控訴顧寧願。

這場采訪,幾乎冇怎麼剪輯,就被放了出來。

新聞媒體的態度,都是向著這兩老的,雖然不敢說薄家的半句不是,但卻可以公開譴責顧寧願。

自然而然的,廣大公眾,也都紛紛把箭射向顧寧願,說話越來越難聽,有人甚至在喊,讓醫學界把她除名。

“這種人,德不配位!憑什麼還能受到這麼高的榮譽?”

“簡直太過分了!顧寧願根本不配稱之為人,我看啊,當年這夫妻倆,就不該收養她!活該讓她在街邊乞討,要不就直接餓死!這樣也就不會有恩將仇報這種事了!”

“我靠,這還是不是人啊?還打人?真以為自己傍上薄家,翅膀硬了是吧?要是冇有薄家,她顧寧願算個什麼東西!不就是會點兒醫術嗎?有什麼了不起的?真以為除了自己以外,冇人可以治病了是吧?老子天下第一?我呸!什麼東西!”

“這還真是連臉都不要了!也太噁心了吧!”-

財閥的小撩妻回來了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