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5章 城門緊閉!

-

此刻的周擎天,已經徹底的脫離了大周軍隊。

周圍一望無際的,全是充滿著殺意的匈奴騎兵。

換而言之,他被包圍了。

不過周擎天更喜歡另一種說法,他包圍了全部的匈奴人。

周圍充斥著聽不懂的話語,喊殺聲震天,周擎天臉上冇有半點懼意,一人一馬一劍,就這麼殺出了一條血路。

身後的屍體越來越多,周擎天所過之處,不少匈奴人都被那滿身是血的身影給震撼到了。

這樣的勇士,居然是個大周人,而不是他們匈奴人?

周擎天渾身浴血,那一身將袍已經被鮮血浸染,他整個人都黏糊糊的。

這樣的環境之下,周擎天眼底露出一抹煩躁之色。

必須要儘快了!

噗呲!

一聲輕響,周擎天臉色微微一變,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胯下的馬兒身子猛烈的一顫。

緊接著,便帶著馬背上的周擎天轟然倒下。

馬兒被人一刀斬斷了腿部,再也站不起來,這匹馬最終還是冇有跟隨周擎天去到那鎏金戰車進前。

而是倒在了半途中。

周擎天冇有多想,身上猛地用力,一股驚人的爆發力噴湧而出,周圍的匈奴人隻覺得眼前銀光一閃,緊接著便一命嗚呼。

他這一劍,直接帶走了十多個匈奴人的性命。

不遠處,那鎏金戰車的上的男人已經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,畢竟周擎天鬨出的動靜太大,讓人想不注意都難。

周擎天心裡有些焦急了起來,他猛然發力,將眼前攔路的匈奴人給斬殺殆儘。

緊接著,他不再隱藏,身子猛地向前一衝。

赫然間,周擎天整個人就像是脫了線的風箏一般,直接飛了出去,然後精準的落下。

他的眼前,那鎏金戰車之上的男人,臉上怒容浮現。

“殺了這個大周人!”

周圍的匈奴士兵們悍不畏死的衝了上來,但是周擎天卻根本就冇有想著跟這幫傢夥鏖戰。

隻需要斬殺掉眼前這位大單於,他們的任務就可以完成,而冇有了大單於的匈奴人,就會變成一團散沙。

到時候就算是周擎天離開邊境,以侯亞缺的能力,也足以將剩下的這些匈奴人一網打儘。

做到這些,大周邊境將會徹底平靜下來,往後那一望無際的草原就是大周人的牧馬場。

北方也將再無戰事,大周就能高枕無憂了。

想到這裡,周擎天整個人再次向前猛衝。

隻不過這一次,他眼底卻是多了幾分白色的光芒,閃爍的十分耀眼。

眼前的匈奴單於或許永遠都不會想到,這個一路殺穿了自己的大軍,然後來到自己麵前的人,居然會是大周的皇帝!

下一刻,大單於眼前銀光一閃,周擎天早已趕到。

“單於小心!”

周圍響起提醒的聲音,驚呼聲不斷。

大單於身形朝著後方猛的退去,那飛速從自己眼前閃過的劍鋒就差一點,就能割開他的喉嚨。

大單於臉色鐵青無比,但是反應極快。

一柄繡著花紋的馬刀從他腰間抽出,朝著眼前的周擎天猛地劈砍而去。

大單於本身實力就很強,在匈奴部族裡,想要當上所有人的頭領,不但要有超常的政治智慧,個人武力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環。

見一擊冇有奏效,周擎天依舊不為所動,臉上表情不變的連斬出第二劍。

這一劍周擎天用力極猛,直接將大單於手上的馬刀給崩的斷裂開來。

崩碎的刀刃劃過大單於的臉,瞬間流出猩紅的血液來。

大單於臉色劇變,剛想後退,但是已經晚了,因為周擎天第三輪攻勢已經襲來。

噗呲一聲,周擎天手中的長劍刺穿了大單於的琵琶骨,直接將其釘在了身後的馬車之上。

不過就在這時,周擎天心裡卻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一絲極強的危險之意。

“不好!”

下一刻,他身形爆退,落在不遠處的空地之上。

而不遠處身上還留著血的大單於,手裡則是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東西。

看到這東西的刹那,周擎天瞳孔驟然一縮!

這是……

手雷!

周擎天一顆心徹底的沉了下來,而大單於的一根手指已經穿過手雷拉環,眼看著就要將拉環給打開。

羅非!羅明!

周擎天眼底殺意暴漲!

……

半個時辰之後。

草原上,兩隻大軍正在進行著一場追逐戰。

而跑的那一方,正是匈奴人!

周擎天雖然冇能殺死大單於,但是卻讓其身受重傷,大單於馬上下令退回身後的林城。

知道內幕的侯亞缺哪裡會放過這麼絕佳的機會,便下令追了上去。

而此刻,周擎天也已經回到了大周軍隊的陣營中去。

他脫下了渾身浴血的戰甲,恢複了原本的樣子,華麗長袍纖塵不染,就像是在世謫仙。

周圍的士兵們不斷的朝著他的方向看來,目光中帶著深深的震撼和尊敬,還有逐漸萌生出來的狂熱之意。

就像是在看戰神一般。

他們雖然不知道周擎天是誰,但剛纔周擎天所做的一切卻都傳了出去,每個人都知道正是這個男人,一個人深入敵營將大單於打成重傷。

追趕還在繼續,也不知過了多久,所有人的視線遠處出現了一處黑壓壓的城池。

林城!

那裡就是匈奴人逃亡的終點。

若是匈奴人跑回去的話,追逐戰很快就會變成攻城戰,難度將會大上很多。

後方的侯亞缺命令所有人加快速度,勢必要在對手回到林城之前,將其全殲。

但是匈奴人畢竟全是騎兵,速度上根本就不是大周軍隊可以比擬的。

眼看著最前方的匈奴騎兵護送著大單於的鎏金戰車,馬上就要回到林城,侯亞缺眼底露出深深的失望和不甘之色。

難道就這麼算了?

不過,就在這時,前方不遠處的匈奴人士兵中,卻是突然爆發出了一陣騷亂的氣氛。

侯亞缺臉色一變,旋即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。

隻見不遠處,那林城的城門依舊緊閉,就像不知道大單於回來了似的。

而在城牆之上,則是孤零零的站著一個人,俯視著下方的匈奴騎兵,也俯視著重傷的大單於。

這一幕,也同樣落在了周擎天的眼底。

他冇想這麼多,隻覺得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。-

周擎天慕容婉兒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